王杰希X你 两只刺猬

第一次发文,多多指教
私设有,ooc有
BE瞩目










——————————————————————————
夏日的空气都是涨热的,无意间拂过裸露的手臂,就像是如同一只小狗正用舌头舔着你的手心,痒而湿热。趴在桌上,像是想起几年前的自己好像还在奋笔疾书之中度过,那这会儿不见天日时光之中,留给自己的其实只有那一人。
而现在也是要老到参加高中同学聚会了吗?手指轻触冰凉的屏幕,呆愣的看着高中好友所发来的短信:
嘿有没有空?今天上午我们都在,就在那家KTV,老地方,去的话说一声。
指间飞快地打起字来,却又重重地按下了撤销键,也不知道该如何婉言拒绝,心头一闪而过一模糊而遥远的地方来,终是干巴巴地回了一句:好的我去。
未能将信息发出两秒后,一下子懊恼于刚才的仓促行为,所谓的聚会你是在了解不过,大脑之中牵起了无数思绪,脑内一片混乱之中,声音忽地明朗起来, 眸中落下的窗外的一方净蓝。
久违地拿出了一件买回家后就再也没敢穿的抹胸裙,盯着镜子片刻,又从衣柜中翻出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拎起领子用手去拍灰,故意甩了半圈顺势成功穿上。瞬间又像是回到了幼稚的少年时代。
当年那个人挽着手走过古街的石板路,广场上几对老夫妇贴面跳交谊舞,一边小声谈笑一边在他身边周旋,又熟门熟路的在街边小摊前坐下,招呼老板来两串韭菜,而身边人就静静地看着你吃的满嘴油光,又趁着微醺之时,硬是要抢过他的卫衣外套披在自己身上,空着两只袖管耍帅。记得当时他哭笑不得,回了一句:“像个幼稚的小朋友。”
那是灯光已经亮起,冷白的光线打到他身上,却是像打了柔化,围绕周身制造出一种脆弱的错觉感。一时语塞,耳根已经发红,低下头继续往嘴中填东西。
他当然看得出你的不对劲,或许当成了微醺之后的状态。“杰希,叫他再来一瓶!”你的脸上已经泛出潮红。“你这样会喝醉的。”他一边劝阻着你,一边将你扛起,你偷偷地在他的颈边吸气,知道你的鼻腔中充斥着一股淡淡的只属于他的味道。
有点怀念啊。

踩着细跟的高跟鞋从台阶上一阶一阶往下走,平时穿过了平底鞋后的不适感从脚心传出。但既然选择参加,那就一定要给他们给他们留下我很好的这种感觉吧,从小的自尊心在作祟。
其实家离KTV并不远,可此次的路程却是费了很久,不停地放慢脚步,整理衣襟。同时也在想象着见到众人后,报以疏离而客气的笑容,不真切的黑暗中,给当年基友的深情的拥抱和肯定的眼神,然后窝在角落,静静地当小透明就行了。
原来的还在,只是今非昔比,物是人非了。
嗤笑一声,打开的KTV的大门。此刻倒是有种惧极生胆的勇气来,明明心里紧张的要死,手却先行一步给了指示。听说是定了一间大的包间,嘈杂的声音环绕于耳边,匆忙地走过走道,无心在着眼别处,身子僵硬地打住,仰面望着门牌,一阵笑声传出,有些寒恶,掩过眼底的情绪,也演淹没于花红酒绿之中。
这是的情形你想像中并无太大出入,只这次主动地提出让人帮忙点首歌,Beyond的《喜欢你》。
好像自己曾经也一直坚定地固执地喜欢着他。

高考之后的第二天就跑到小姨家,笑称去清耳根子。但其实早已得知他会与几个好兄弟一起在小姨家附近的篮球场上打上最后的一场篮球,而自己也不过是在想见他一面。
真的只是再想见他一面。
在约定的第二天,闹钟就非常碰巧地没有电,刚被高考摧残后的你一路睡到了中午,于是只能作废。那日,你们两人坐在电脑桌前,面对着QQ上所发出信息的震动,你没有了别的心思。你向来是精灵古怪,小心思也就额外多一些。为什么自己会开师不利,真的是情深缘浅?不,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不停的在家中徘徊,拖鞋踏得地板直响。
那天晚上,你早早地躺在床上。却是毫无倦意的望着天花板,耳边摩的声飞驰而过,慢慢地,只听见那声音,昏沉沉地睡去。
终究是敌不过自己。
天空像是流动的山水画,只需轻轻一掐,就能拧出水来。雨并不是很大,但足以让地面湿润,内心深处也被浸湿,坚定地与汹涌的人流逆向而行。一下子像是鼓起了所有的勇气,奔着跑着去找他。双脚不知道踩过多少个水洼,鞋底嘎吱嘎吱地叫嚣,雨滴嘎吱嘎吱地叫嚣,就在你被纷繁的声响近乎困住,那个熟悉的身影一览无遗地映入眼中。
终是赌对了一次。
他穿着的白衬衫已经浸湿,整个篮球场都已被雨水刷得变了色,双眼眯着,站在三分线处投篮。你能感受到自己的裙摆现在已经贴附在大腿上,刘海也因奔跑而散乱不堪。当时的样子无比狼狈,你也装作浑然不知,快步走过去,大叫了一声“王杰希!”
他猛地一转头,发间也甩出了水珠子,用他有些奇异的双眼望向你,刚好对视。篮球成功地透过篮网,掉落在地上。
下一秒,你的伞跌落在一旁,紧紧的抱住他,将脸埋在他胸前,双手死命地揪住他半湿的衬衣,一边骂着一边享受着他衣间带着中药的气味,眼角湿润。
“傻子吗?会感冒啊!”
“你怎么来了?”他像是没能听见你的话。
“当然是来见你。”
“嗯。”
“你这样会淋湿。”
“你不也是一样?”他低着头盯着你,腾出的手僵持在空中,微微发颤着拥住你:“我难道不会心疼?”
一愣,大脑爆炸开来的喜悦充斥着,淹没着自己,仰着泪痕未干的脸,眼睛已模糊一片,只能隐约看到它放大的脸以及回应着带着仓皇和羞涩的吻。

窝在角落里莫名其妙地掉了眼泪,刚想伸手去扯纸巾,却听到不知道是谁叫一声:“下一首Beyond的歌啊!”暗中,接过别人递过的话筒,清清嗓子,然而刚发了音就发现还有一个人同时在唱,同学又是一阵沸腾:“啊啊!王杰希!微草队长开嗓啦!”“王杰希大大献情歌啦!”在他的光芒掩盖下,自己又算什么?顾不得旁的面子,你当众丢下话筒,拎起包起身走人。
果然,不适合这种聚会。
未能走出几步,有人就从身后环住自己,那种压迫感扑面而来,你鼻尖一酸,用手拨开那骨指分明的手,他本该缩手,那双让他带领微草夺冠的手,现在只将你陷入更深的怀抱。“放手。”“对不起,我不能。”温热的气息洒在自己的耳廓上,下意识地侧首,被他堵住唇,胸腔深处,狠狠地疼。这来势汹汹的吻短暂,粗暴,令人窒息。大脑嗡嗡作响,一拳打在他肚子上,他吃痛地皱眉,手一松,你劫后余生。
“其实从一开始,你就知道对吧?”
“我不知道。”
“那你每次放学都会发现有个傻子跟在你身后看你上车,有个傻子每次都来找你问问题,有个傻子一直在课上瞥你!”
你说着叫着,眼泪肆意地留下,他沉默,深切地看着如多年之前的你,却再没了拥住你的勇气。
我们都不止一次努力尝试靠近彼此,不敢再向前多迈一步,害怕让两人的刺伤害对方,所以即使相爱,也因自己的私心,无法在一起。
是啊,没勇气的是我。
“我爱你,王杰希。”


------------------------------------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4)
热度(41)
  1. _阿浅_寻向所志复得路 转载了此文字
    支持!助攻!必须的!=3=大家加速点小红心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