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线 【锤盾】

最近tag里面没更新

只好自己产粮

来个太太投喂我[哭泣脸]


第一章

“深夜时刻,当然在这里是不管用的。”

Charles Ogden捋平自己的西装衣角,身边的青年人就顺从地将手里的雪茄递给他。

可显然的是,青年人的目光还是被这面前宫殿般的建筑所深深吸引,灯光将雪白的建筑照得晃眼,大厅空荡整洁,只有几位保安站在门口漫不经心地抽着劣质烟,Charles Ogden红润的面孔上堆砌出笑意,适时地点醒青年人:“我们进去吧。”青年人迅速地回神,留恋地、羡慕且嫉妒地抚摸大厅内光滑的石柱。好吧,是和田玉的。

Charles Ogden并没有带他去乘坐电梯,却是走进了一房间中。他无权提问,只是警觉地观察房间中的摆设。

一张宽敞的沙发,对面的墙壁被做成玻璃镜面。

Charles Ogden熟稔地坐在沙发上缓缓地吸上一口雪茄,一边向着镜面微微笑。然后青年人立即感受到自己正处于轻微的超重状态,他感受到自己在高速下降,直至动静停止,青年人才得以狼狈地缓上口气,Charles Ogden则是轻巧地起身,顺便打开房门。


欢迎来到Colosseum

里头错综复杂的霓虹灯光扑面而来,暧昧放荡的烟酒与情/欲气味搞得青年人一时发愣,空气里飘散着烈酒浓郁的香气,身着酒红色衬衫的侍从穿梭于花红酒绿之间,左手高举着托盘,另一只手向吧台的几位女士地上颜色鲜艳的鸡尾酒。

“开开眼吧,小伙子。”Charles Ogden轻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像不远处的侍从打了个招呼:“嘿,Steve!”

那名侍从嘴角还挂着笑意,结实的肩膀本是被那女士水蛇般的手臂挽着,右手则是无骨似的划出侍从衬衫下饱满的胸肌。

Steve的目光扫向Charles Ogden与青年人,和身旁的女士窃窃低语了一句,与之交换了一个贴面吻,挂着笑意脱身,向他们走来。

青年人被来者的目光挠的心里发痒,Charles Ogden微妙的眼神在Steve与青年人之间流转了几轮,青年人知趣地垂下眼睑,潦草地点上了一道夏日薄荷,目送着Steve的身影再次淹没于人群。

Charles Ogden见人走远,才收起笑脸,口气也不再轻佻:“最多4分钟,解决目标后我会来处理。”

青年人点点头,目光偏转至角落的VIP包厢,默不作声地挤入舞池之中,然后迅速的将干扰器黏贴在某位大腹便便的秃顶男人身上,不出意外地,这位疑似地方政府官员的人被暗处的安保人员直接擒拿,青年人瞥了一眼手表,20秒。

他如释重负的表情未能在脸上停留太久,身后突然有人拍他肩膀,青年人习惯性的将袖口里的微型手枪上膛,转身直接抵在那人的腹部。

“先生,你要的夏日薄荷。”是那个侍从。青年人灵巧地将枪口塞回衣袖。顺势摆出挥拳的手势。

他湛蓝的眼神毫无惶恐的样子,而是友好的后退几步,只是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噢,抱歉先生。有些人,对,我知道,不喜欢身体接触。”

青年人自嘲似的挽起嘴角:“不是,抱歉。这是我的职业习惯。”说完讪讪地喝上一口Steve递来的鸡尾酒。善良的侍从欣然接受了他的解释,又一次道歉后才离开。

青年人的目光又一次目送了那位侍从,同时瞥见了喝醉后的Charles Ogden滑稽地起身,然后冲着黑暗中的安保人员大吼大叫。

好了,倒计时开始。

这次的刺杀任务其实很简单,原因是为了争夺半年的军火交易价格的垄断,Charles Ogden雇佣他的目的就是要让另一位卖家人头落地,这样他才能从这块大蛋糕中切出属于自己的一份。

青年人的行动十分顺利,顺利地撬开大门,顺利地放到目标,一枪打中了对方的静脉,实在是没费什么力气,那人喝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褐红色的血液将会伴随着他一身所有的苦难,最后安祥地在极端愤恨与痛苦中使他合上双眼。

4分16秒。

在他用目标的衣物擦干净自己的皮鞋时,门外的敲门声使青年人再次警觉,为容他有犹豫的念头,门被猛地扯开一条缝,侍从的托盘精准地甩开他拿着手枪的右手,熟悉的声影飞快地和上门,在青年人试图挣扎的下一刻,朝着他的胸口开了一枪。

青年人的手最终也没能拿起落在地上的手枪。

他死了。

4分48秒。

包厢内还弥漫着硝烟味,Steve冷静地打破房间中的死寂:“Jarvis,麻烦收拾一下房间,谢谢。”

评论(2)
热度(17)